大陸人在台灣-珍惜「難得共情」的機會

朋友安安來台北出差,順道一起去了微風廣場的「黑松世界」參觀。展出的是黑松公司發展的歷史。展廳不大,幾乎沒有什麼參觀的人。倒是有不少帶著孩子的家長,看起來是商場逛累了,在展廳里坐著休息。

安安看到自動售貨機裡各種類型的飲料,都想買來嘗嘗。說實話我也只試過一兩種。跟他推薦:「黑松沙士你一定要買來嘗一下。很多人都說特別難喝,我覺得還不錯。」他回答:「是嗎?那我一定要試試看。」眼神里充滿了對未知的期待。

瘋狂賣客

之前大陸網路上風靡了一陣「最難喝的五大飲料」,黑松沙士就是其中之一。其餘的還有嶗山白花蛇草水、紅色尖叫、格瓦斯和東方樹葉。有的飲料只有部分地區有賣,於是有看到商機的淘寶賣家打包五種飲料一起售賣。不乏許多敢於嘗試的勇士購買。

如果我在大陸,肯定會打包買來試試。當然黑松沙士我已經嘗試過了。剛來台灣的時候,在學長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喝的情況下,買了一瓶,第一口喝下去就感覺還不錯。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喝,也不是什麼牙膏或者風油瘋狂賣客 每日一物精的味道。後來想喝汽水的時候,有時也會選擇買它。

誠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甘之如飴的味道和拒之千里的味道。我也只是恰巧覺得黑松沙士不錯而已。唯一慶幸的是自己沒有聽勸,沒有抹殺嘗試的機會。不過世界上的事情不會總是那麼極端,非黑即白或者非正即邪。更多的是,一方的刻骨銘心,在另一方的表現僅僅是因無法感同身受而導致的無動於衷。記憶和感情不外如是。

每次經過復古風格的柑仔店,看到彈珠汽水,台灣朋友都會煞有介事地告訴我,彈珠汽水是他們童年不可或缺的記憶。我很樂意去傾聽朋友們記憶上的描述,但依舊難以產生直觀的感受。大概只能把自己小時候對玩具的喜愛嫁接到彈珠汽水的記憶之上,勉強產生一點共鳴。

在台灣,曾經有個機會去探望一位九十歲的老爺爺。他在戰亂年代來到了台灣,在這裡安了家。五年前他曾回大陸探親。現在因為身體問題,已經無法乘坐飛機了。那天他和後輩親戚們視頻的時候,有一位後輩哭得特別傷心。生活在交通通訊這樣發達的年代,在安穩舒適的環境下長大,作為旁觀者的我,幾乎無法理解隔絕的年代之下孕育的心酸。更無從去體會戰事頻仍、顛沛流離是什麼樣的滋味。想到這裡不由得心生慚愧。

儘管我們試圖用各種各樣的交流方式去打破時間或者地域造成的隔閡,總有人逃避,總有人負隅頑抗;總有繞不開的圍牆,跨不過去的坎。而個體與個體之間的糾葛,群體與群體之間的紛爭,永遠不會有休止符。

(旺報)

BA559A296E1110D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